中華民國才是中國 - 261597914195060

中華民國才是中國
中華民國才是中國 21.3K Views
  • 253
  • 366
  • 64
Download MP4 SD 8.9MB
  • QR code for mobile device to download SD video

《光復大陸民國可能嗎?》

今天機會難得,讓我佔用這點時間跟大家略微做一個分享。我想講的東西,主要也是受了王天成演講題材的啓發。革命已經不可避免,那麼我們必須要有一種勇氣、有一種態度來面對這個問題。既然不可避免,如何去進行革命?

从革命的目标和导向上面来讲,即将发生的革命,必须是一场宪政民主革命。为什么用宪政民主四个字来限定这场革命呢?因为,如果革命只讲宪政不讲民主,那么导致的制度设计缺乏足够的民主性,有可能成为精英阶层之间以宪政的方式进行的权力分享,最后是不是还会再来一次革命来改变它,这也未可知。反过来,如果只讲民主不讲宪政,那么最后建立一种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也不是我们期望看到的。所以在认识到革命不可避免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要认定革命的方向:这场革命必须,也必将,是一场宪政民主革命。这是宪政民主作为目标和导向的意义。
同时,宪政民主的理念和策略在革命的过程之中也具有极其重大的指导意义。为什么这样说呢?至少有两个方面可以来这样看。
首先,我们要考虑,宪政民主里面有其内在的哲理基础和人文价值。在于什么呢?在于对人的尊重,和对人的警惕。需要尊重的是每一个个人的自由、价值和尊严,这些不需要我来详细论证,大家都会认同。需要警惕的是什么?需要警惕每一个人都可能具有的,或者说不可避免的,弱点、局限甚至恶性。在这里我们没有必要讨论人之初到底是性善还是性恶的问题。暂时回避善性,只考虑恶性的话,那么对基督徒很简单,会有原罪的观念。哪怕不是基督徒,如果相信进化论的话,恶性比较简单的解释是:人在进化的过程中是作为狩猎采集动物而进化来的,人具有狩猎和采集的行为,几百万年以来导致了什么结果?我们想想哪些动物会去采集?老鼠是做采集的,我们会发现老鼠很贪婪,在老鼠洞里什么东西都有,它都收到洞里去。有收集行为就会自然的形成贪婪。同时人具有领土的意识,狼也具有领土的意识。两群狼为了争夺领土,可以发生战争行为,斗得你死我活。人同时具有领土意识和采集行为,所以说双重的因素决定了人在进化之中从行为上来讲是不可避免地具有了人的贪婪,这些都决定了人具有一定程度的恶性是不可避免的。
这种情况下,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又演进出了宪政主义的观念。宪政主义用分权制衡的方式来限制人的恶性,来避免人的恶性导致的恶果,以权力来对抗权力,宪政的制度设计是这样的。在宪政民主革命的过程之中,革命的每一个参与者,如果能够深刻认识到宪政主义的哲理基础和人文价值的核心之所在,那么他就可以随时在内心的最深处提醒自己“人是有弱点的”,“人是有局限的”,“人是有不可避免的恶性的”。在这种情况之下,革命的过程就有可能少走许多弯路,可以更加直接的把我们的国家引向我们所期待的方向。同时,革命的旁观者可以随时提醒革命的参与者,让他们注意自己的恶性,而不致因为这种提醒而遭到报复和打击。所以说宪政民主的理念在革命的过程之中具有这样一种心理价值的指导意义。

我想稍微的展开来讲一讲一个潜在的担忧:人,具有恶性。中国人,我认为尤其需要警惕,因为中国大陆的人民已经喝了共产党的狼奶60多年,许多人就是喝着狼奶出生长大的。那么中国在将来,在转型的过程之中,在革命的过程之中,是不是更有可能导致某些恶性的迸发,这些我们一定要警惕。

现在在海外已经出现了不止一个组织,有自封的总统、自封的这个部长那个部长,同时在海外自我设计的宪法草案也已经层出不穷(国内也是有的)。我认为这样的评价是客观的:在转型的过程之中,中国会有一群人来争当国父,争当宪法之父。考虑我们中国大陆多年来的这样一种状况,我们一定要警惕!如果现在有人戴上了国父的光环,披上了宪法之父的外衣,他们将来能否遏制个人虚荣心和自信心的恶性膨胀,能否保持灵台的一点清明,我很怀疑。

那么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要设计一部新的宪法?实际上我们有一个现成的答案:中国已经有一部民主的宪法,宪政主义的宪法,这就是1946年制宪国民大会在政治协商会议宪法草案的基础上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这部宪法具有极高的民主性和宪政主义价值,具体细节可以在星期一进一步的讨论。现在我想强调的是,如果我们回到中华民国宪法的轨道,那么民主中国的国父只有一个就是孙中山,宪法之父只有一个就是张君劢,他们都已经是古人了,他们的功过是非自有后人评说,但是他们不会再进一步犯错误了,我们可以至少减少一种担忧,就是活着的国父、活着的宪法之父将来有可能权力恶性膨胀。
宪政民主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指导意义,也是我现在所想要谈论的。这就是,在革命的过程之中,如果我们采用一个比较虚、比较理论化的宪政民主理念,所形成的感召力、形成的凝聚力很有可能是极其有限的。如果我们有一个具体的目标,假如《中华民国宪法》捧在手中,假如有这样一部民主的宪法作为指引,它就会有更好的凝聚作用。
现在我顺便讲一讲中华民国宪法具有的特殊的好处,这一点也是跟夏业良教授有略微的不同意见。美国的制度是不是最好的?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宪政民主共和国,这一点毋庸置疑,维持了两百多年的宪政制度。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在美国之后,民主共和国层出不穷,其中有许多成功的典范——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民主程度高的国家之中,几乎是实行总统制的孤例——民主程度高的民主共和国中的绝大多数,都实行议会制或者说内阁制,这些国家,它们宪政制度的建立都晚于美国,但是它们没有选择美国的方式,为什么?值得深思。

总统制在美国得到了成功,但是总统制盛行的地区,拉丁美洲、非洲、东南亚,几乎找不到长期稳定的民主政体的范例。如果中国学习美国的总统制——我这里简单只讲总统制这一个方面,美国宪法和宪政有很多其他方面很值得学习,唯独总统制这一个方面——如果我们要学习的话,很有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将来学到了美国的皮毛、总统制的形式,却得到了墨西哥、菲律宾的神髓,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吗?绝对不是。

中华民国宪法恰恰相反。中华民国宪法的宪政制度,在架构上类似于世界上绝大多数成功的民主共和国,实行议会制,而且是一种改进型的议会制,避免了意大利、希腊这样的议会制国家的重大缺点,反而是跟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改进型议会制有相似之处。中华民国宪法在制度上具有极强的先进性,综合了美国、德国、法国诸多先进的成功的民主国家的经验教训,是在当时中国国内各个政治派别综合分析、政治协商的基础上,由第三党成员张君劢执笔写出的这一部中华民国宪法的草案,最后由国民大会略作修订,予以通过。所以,中华民国宪法在制度上具有极强的先进性是站在美国这个巨人的肩膀上的。

那么在民主革命的过程之中,有这样一部先进的宪法,如果在某地发生民变或者兵变,事变的领导人举着《中华民国宪法》宣布“中华民国在此光复,以中华民国宪法为基础实行宪政民主”,哪怕一次、两次兵变或者民变或者其他事变失败了,一旦发生,这个事件传遍了全国,会在全国有一个冲击波式的作用。中国人民知道中国需要改变,但是如何改变,很多人还在迷惘之中,很多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恢复中华民国还是一个选择项。中国人民如果认识到中国已经有这样一部先进的宪法,符合宪政主义精神的民主宪法;如果中国人民意识到我们可以依据大陆人民自己的力量,不需要请求台湾——这部宪法是大陆人民制定的宪法——以大陆人民的力量,以中华民国宪法为基础,在大陆重新构建中华民国,这就是中国将来最佳的出路,最好的方向。哪怕一次两次失败了,只要这种思想能够传遍全国,也许下一次就成功了,中华民国就光复了。谢谢大家!(丁毅)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

瞭解 #中華民國 的「民主制度」
https://m.facebook.com/gongmingding/

認清共產黨中共本質
https://youtu.be/4kBvoa90ps8

誰是新中國(歷史辯證)
http://www.huanghuagang.org/newchina/index-eNewChina.html

Posted 3 years ago in OTHER